湘潭新闻网 欢迎您!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健康频道 正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最快更新!无广告!

字号: 更新时间:2019-08-03 09:44:28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数:94
秦越出差了,秦小宝前几天也进剧组拍戏去了,秦妈妈身体又不好,一个家里瞬间冷清了许多。 简然很想帮忙照顾秦妈妈,但是自己的肚子也越来越沉,秦妈妈也体谅她,让她好好休息。 简然也不想出去院子里走动,碰到秦爷爷会影响她的心情,在房间里呆着实在无聊,又想到了凌飞语那丫头。 也不知道凌飞语那丫头在忙什么,昨晚她给凌飞语发了好几条微信她都不回,她还是打电话过去问问吧。 简然拿起手机打过去,可是没有人接听,一通没有人接听,她就接着打第二通,打第三通,直到第四通才有人接。 手机里传来的是程旭阳的声音:“简然,你有什么事?” 忽然听到程旭阳的声音,简然一怔,随即说道:“程旭阳,飞语在不在?我想跟她聊聊天。” “飞语不方便。”程旭阳说。 程旭阳的声音很沉,好像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昨晚凌飞语不回微信,今天又不接电话,简然猜想可能他们发生什么事了,又问道:“程旭阳,你是不是和飞语吵架了?” 以前他们也经常吵架,但是很快就能和好,凌飞语是一个不记仇的人,程旭阳也被她吃得死死的,凌飞语想和好就能和好,从来不会有隔夜仇的。 程旭阳看了看守着凌飞语病床边的两名男人,他们用手势比划了一个动作,意思是倘若他不按照他们的吩咐说,那么就会拔掉凌飞语的氧气。 昨晚,凌飞语昏迷前最后说的一句话就是让他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简然,担心简然着急,伤到她和肚子里的宝宝。 但是眼前的情形,程旭阳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择,他不告诉简然实情的话,凌飞语就会有生命危险。 程旭阳迫于无奈,只得实话实说:“昨天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工作室突然着火,飞语她……” “飞语怎么样了?”简然急得跳了起来,因为跳得太急,肚子隐隐作痛,可是她太心急了,并没有注意到。 等了半响,程旭阳又说:“飞语被火烧伤,此时还在重症监护室,很有可能” 说来也巧,那些人正在威逼他给简然打电话时,简然的电话正好打进来,他想要再拖延一点时间,也没有办法。 “她在哪家医院,我现在就过去。”虽然答应过秦越这段时间不会出门,但是简然想到凌飞语还在重症监护室,她又怎么可能坐得住。 “简然,你不用过来了,飞语最不想就是让你担心了。”程旭阳多么希望简然能够明白他的暗示,但是他又明白简然的性子,凌飞语出事她不可能坐视不理。 怪就怪在那场火灾来得那么突然,毫无症状地就发生了,别人没有事,偏偏烧到了飞语。 “程旭阳,她伤得那么严重,我不去看看她,我还是人么?”想当初,她背井离乡的时候,是凌飞语陪着她一起,从京都来到江北,这个时候她怎么能不去看看。 “江北第一人民医院。”程旭阳报出地址,又看向守着凌飞语床边的两个人。 其中一人说:“老老实实配合我们,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偏偏要挣扎,最后的结果还不是一样。” 程旭阳握了握拳,又恨又气又充满了愧疚,现在的他,只能祈祷简然能平安无事。 挂掉电话,简然赶紧换了一身衣服,转身往外走,可是才走两步,肚子痛了一下。 她抿了抿唇,忍着疼痛说道:“宝宝,你别调皮,妈妈是去看飞语阿姨,你安静一点好不好?” 肚子里的宝宝似乎能听懂简然的话,果然乖了一些,没再折腾她。 秦妈妈这几天的状态很不好,简然也没有去打扰她。 下楼时,她看到秦爷爷坐在客厅里看报纸,还是礼貌地跟秦爷爷打招呼:“爷爷,我有事要出去一下。” 秦爷爷盯着简然看了好几秒,笑了笑,很慈祥地说:“路上小心,早点回家。” 秦爷爷的笑容特别慈祥,仿佛他披了一张精心雕琢的假面,慈祥从容到完美无缺,但又虚假无比。 简然愣了一下,觉得秦爷爷这样的笑容非常可怕,但还是点点头,说:“好。” 简然请家里的司机送她去江北市第一人民医院。 简然根本不知道凌飞语的病房早已经被人控制,直到程旭阳跟她说了情况,医院才继续给凌飞语用药。 “少夫人,你坐好了,一会儿可能会发生一点小状况,不过你别担心,不会伤到你和孩子。”车子行驶到城市的主干道时,司机从后视镜看着简然,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你什么意思?”简然隐隐感觉到不安,但是还没有反应过来,身边几辆车突然发生连环撞,她乘坐的车子没有被撞到,却被堵在中间走不了。 “怎么回事?”简然下意识护着肚子,才刚问完话,车门被打开,秦爷爷的助理坐到了她的旁边。 “你、你想干什么?”简然万万没有想到秦爷爷的助理会出现在这里,一时之间似乎明白了什么,但是太晚了,她已经掉入别人早就设计好的陷阱里。 助理说:“孩子和你只能保一个,你保谁?” 简然咬了咬牙,愤恨地瞪着助理:“孩子不能有事,我也不能有事,我两个都要保。” “老爷子交待了,只能保一个。”助理冷冷一笑,又说,“如果你执意要保你的话,那么我们不介意打掉你肚子里的孩子。” “我看你们谁敢!”简然悄悄摸到手机,想要悄悄打电话给秦越。 现在只有秦越能救她和宝宝了,其它人她都不敢相信。 但是她才刚有动作,助理一把抓住她的手,把手机抢了过去,他又说:“这次的机会,老爷子已经等了半年之久了,你别再抱有任何侥幸的心理。” 简然咬了咬牙,怒视着助理:“你们敢!” 助理说:“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到底要不要保你的孩子?”

责任编辑:湘潭新闻网

上一篇:8月12日,自治区召开全面深化司法体制改革推进会。自治区党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朱海仑在会上强调,全区各级政法部门要深入学习贯彻中央关于全面深化司法体制改革的决策部署,领会精神实质,把握核心要义,切实统

下一篇:[绿茵杂话]第8期:世预赛40强赛展望---只负责帅的卡纳瓦罗,难有成功机会 由 liverpool64 发表在·中国足球